重拾生存的勇氣
腎友  許秀氣
「這個家還是需要妳,健健康康活下來不是很好嗎?」就是這番話,打動了一個幾乎想放棄治療的老母親…
 

 
許秀氣和醫療人員感情融洽,如同一家人。
 (左起,楊苓美、許秀氣、戴秀純)
 
笑起來,眼睛總會彎成一條可愛的弧線,今年六十八歲的許秀氣,給人感覺一如她的名字,優雅又秀氣,接受腹膜透析治療半年多,雖然她笑稱自己還是”新生”,學習進度卻比一般腎友超前許多,還經常自創健康菜單,「這陣子早上我都吃瓠瓜,就是先把它悶一悶煮熟後,再加上高麗菜和在來米一起煎,這樣既可以吃到菜又會飽…」一說到拿手絕活,許秀氣整個人顯得更有精神了。
 
  其實不只飲食,一直以來,公務人員背景的許秀氣就很注重養生,不會亂服什麼成藥,生活也相當規律,健保局還沒推動健康檢查時,她就會定期抽血檢驗,之所以會發現腎臟出問題,就是在一次的例行健康檢查中,被醫師告知腎臟指數有異狀,「老實說,當時我並沒有太在意,」許秀氣接著緩緩地說,「但沒想到腎臟出毛病,情況只會慢慢走下坡。」
 
被血液透析嚇到一度想放棄治療
 
  經過一連串的檢查,醫師告訴許秀氣,她罹患的是「多囊性腎臟病」。所謂的「多囊性腎臟病」,是一種遺傳性疾病,病患的腎臟組織因為長滿了囊腫(俗稱水泡),影響到腎臟的正常運作,約有50%的病患最後會出現尿毒症,慢慢步上洗腎一途。
 
 以許秀氣為例,她剛到東港安泰醫院就診時,肌酸酐是6點多,不到兩年的時間,也就是在今年初,指數就飆到10。她形容,當時食慾開始變得很差,吃什麼都想吐,整個人也越來越放空,到醫院檢查後才發現,腎臟已經不行了…,雖然對於洗腎這件事早有心理準備,但這一刻真的來臨,還是令許秀氣一度難以接受,「我當時甚至有放棄治療的準備。」
 
  這麼害怕洗腎不是沒有原因。許秀氣說,她有一個弟弟也是得了腎臟病,洗腎(血液透析)洗了十年,期間,看到他三天兩頭就要到醫院挨針,進行長達四、五個小時的血液透析,一回到家,整個人就攤在那邊,「兒子媳婦要上班,我平常大多是一個人在家,如果洗腎回來攤在那邊,誰來幫我?」幾經思考,許秀氣決定採取腹膜透析。
 
兒子親情喊話 喚起勇氣接受治療
 
 激勵許秀氣勇敢接受治療的,是她的兒子。目前和兒子同住一個屋簷下的許秀氣,曾透露想放棄治療的念頭,兒子聽了,除了心裡不捨,也不斷地試圖鼓勵她,「他說這個家還是需要我,健健康康活下來不是很好嗎?」就是這番話,打動了一個幾乎要失去盼望的老母親。
 
 為了用行動表達對母親的支持,住院期間,許秀氣的兒子很努力在學習操作腹膜透析,從接管、換液,一直到引流,用心的程度,讓一旁的腹膜透析室護理師戴秀純超感動,「她兒子是很好的一個支持者,那麼大個兒的一個男人,學習起來又快又敏銳,操作腹膜透析也很細膩。」而且,因為要一邊工作、一邊到醫院照顧母親,一個月下來還狂瘦三公斤,讓許秀氣好心疼。
 
 出院後,不忍兒子太累,許秀氣也開始學習操作透析,但起初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許秀氣回憶,一開始最常遇到的困難就是引流問題,最高紀錄曾經引流了三、四十分鐘都沒成功,碰上兒子去上班不在家,只好趕緊向腎臟保健衛教師楊苓美求救,且為了更快學會照顧自己,許秀氣也很認真吸收相關的衛教資訊,「她求知精神很好,很多時候我們從事衛教,很多人聽一聽就拿回家擺著,她是一定會看,而且還跟妳討論。」這一點,讓苓美印象很深刻。
 
 經過了半年多的治療,許秀氣不僅已經漸漸適應腹膜透析,這種治療方式,也讓她更有時間陪伴家人,尤其是今年才三歲的寶貝孫子。「他常常會喊我的名字說,來,許秀氣,躺躺,」等到許秀氣照指示躺在床上後,孫子又會拿起桌上的小檯燈,按下電源鍵,模仿起耳鼻喉科醫師的樣子對她說,「嘴巴張開,阿~」聽到許秀氣描述這段畫面,在場的人都笑翻了。
 
 但其實,更多的是感動。
 
 試想,如果當初許秀氣沒有選擇勇敢接受治療,何來這幅天倫之樂的動人畫面?因此許秀氣鼓勵腎友,一旦需要洗腎就要勇敢面對,而且腹膜透析屬於居家治療,腎友還是可以勝任原先的家庭角色和功能,「腹膜透析是一個很棒的治療選擇,只要還可以動,能夠自我照顧當然是最棒的,」許秀氣用自己的例子,為腎友們加油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