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腎友 冷中興克服操作窒礙 選擇有生活品質的透析方式
腎友  腎友 冷中興

30年前,從事報關行事業的冷中興時常加班應酬,又常邀朋友熬夜打牌,長期日夜顛倒的作息,才28歲的他就被醫師告知罹患糖尿病,為了控制病情冷中 興成了藥罐子,更由於生活習慣沒改善,服用的藥只增不減。直到5年前一次例行性檢查,雖然身體尚未出現異狀,但肌酸酐升高,醫師建議他轉到腎臟科看診。

冷中興轉診遇上了台北市立仁愛醫院腎臟科夏清智主任,做完整的腎功能檢查後,夏主任建議他要洗 腎,但冷中興拒絕治療,整整拖了三個月,此時事業及人生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期,他結束了生意不錯的廣告看板事業;婚姻面臨瓶頸。冷中興說:「我不能接受洗 腎,和大多數人一樣,覺得洗腎之後,人生就一定會從彩色變黑白,醫師告知我必須洗腎時,我真的痛不欲生,覺得簡直是掉到地獄裡去。」

為了活下去,冷中興最後接受醫師的評估和建議,採取對生活作息影響最少,可以居家晚間操作的全自 動腹膜透析。他罹患糖尿病多年,導致四肢末端神經病變、視力也受損,初期上機做透析,發現自己在接管拔管時,常因控制不住手抖而碰到應該維持無菌狀態的管 端,他反應給護理人員,護理人員除細心指導如何在操作時穩定手部外,並推薦他在腹部出口處貼膠膜,讓出口處維持乾燥及良好的固定,克服了他的操作問題。洗 腎現在已經是冷中興生活的一部分,

每天晚上睡覺前的上機作業,一點也不覺得麻煩,他說:「晚上睡覺沒有感覺在洗腎、翻身導致機器發 出聲響干擾到睡眠,再翻個身機器就不叫了。」他現在,也聽從醫護人員的建議,擺脫以前美食主義高標準,改成只吃青菜和深海魚類,進行飲食控制。以前他一天 要吞10幾顆藥,半年前一天吃三顆藥,血壓也一直維持穩定,連帶地,過去一些老毛病反而都好了。

擅長做生意的冷中興在台北縣永和開一間牛肉麵店,當起老闆,透過經營麵店,他重新肯定自己。後來 麵店師傅離開,他也暫時休業,現在每天下午和朋友唱唱卡拉ok,打打橋牌,他自詡打橋牌技術好到還可以開班授課,身邊也出現女朋友陪伴,對他來說,當個快 樂的洗腎人,不放棄事業企圖心,正準備隨時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