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您,真好!
腎友  游建勳

『如果當初在醫生宣判我要洗腎時,能夠早一點遇見腎友志工,與他們聊一聊,我也不會一路走得這麼辛苦!』

新竹的蔡小姐很感慨的這麼說。蔡小姐,高中畢業後,獨立一人北上到五光十色的台北市發展,從公司 總機一路艱辛地走到自行創業,正將收割事業上豐盛的果實時,『妳準備要洗腎了!』在一次門診治療時,醫師無情的告訴她這個訊息。五年前,CKD(慢性腎衰 竭)衛教尚未實施,面臨洗腎的無知與壓力,蔡小姐只能到處尋求偏方,從中醫、草藥、健康食品、拔罐、氣功到靈療,即使是花錢買到了一次次的失望與沮喪,但 是,她還是一再地去抗拒,直到身體負荷不了,在家暈倒而被送醫緊急插管治療。 『我不知道自己當初在堅持什麼?』桃園的葉先生接受透析兩年多了,回想過去也是感慨的這麼說。葉先生的父親多年前也洗腎,自己也是糖尿病病患,也瞭解將來 也會是洗腎的高危險群,雖然自己已經很小心地控制飲食,但是還是無法避免腎衰竭的到來,與蔡小姐一樣,撐不過去了而被送醫緊急插管透析。

基隆長庚醫院腎臟科吳麥斯主任,曾經在一次場合中告訴媒體,『洗腎』只是有別於吃藥打針的一種治療方式,腎臟病的病患無須過於恐懼,現在醫學科技日新月異,洗腎患者只要保持平常心,持續地接受透析治療,其實還是可以回歸跟正常人一樣的生活品質。

的確,回想自己當初洗腎前每天處於擔心與掙扎的氛圍裡,如果有個『學長』─已經接受透析治療者,能夠與我面對面聊一聊,解答我內心的不安與困惑,給 我一些安慰與信心,邁入透析的過程中,自己不必跌跌撞撞走得如此辛苦。接受透析治療後,如果當初沒有強迫自己走出家門,嘗試擔任腎友關懷志工的志業,今天 我還有可能悶坐家裡,自怨自哀、走不出唯有『自己很可憐』的情緒之中!

目前全台有將近6萬多位洗腎患者(其中接受腹膜透析治療者約有5,000人),而每年又有幾千個新進洗腎者,他們及其家屬正遭受的身心艱熬,是否也跟我們當初的體會一樣呢!

親愛的腎友們,如果 您已經接受腹膜透析治療有一段日子了,自己每天也能撥一些時間、也有熱忱想要幫忙面臨洗腎壓力而陷於不安情緒中的腎友們,與他(她)們分享 您的故事,讓他(她)們放下恐懼,有信心地接受正確治療,也能儘早調整身心健康,重新回歸家庭與社會,肯定自己的價值,我們由衷歡迎 您加入協會『病友志工團體』,相信我們,幫助別人,最大受益者將會是我們自己,用心感受,一起體驗不一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