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囑遵從性高,有助掌控病情--古秋菊的美麗人生從「平安年」開始
腎友  國泰醫院腎友 古秋菊
在國泰醫護團隊的努力下 古秋菊展新人生. 古秋菊(前左) 馮祥華醫師(前右). 後排左起 : 志工蔡秀月,腹膜透析護士蔡仲敏, 慢性腎臟個管師 林家甄  

民國87年,當時在做保險業的古秋菊感冒發燒5、6天,為了不影響工作,她找了住家裡附近的診所 醫師就診,只要退燒就上班,但發燒一直反反覆覆,直到一天早上,感覺自己的胸口快爆掉了,趕到醫院掛急診,醫師對她說腎恐怕「燒壞了」,然而她還是沒在 意,直到身體出現水腫,常常一起唱卡啦OK的乾姊,看到她的樣子,建議她要到國泰找馮祥華醫師看看。

 馮醫師告訴她發燒感冒是一種病毒感染,是可能會影響到腎臟,但影響不會那麼大(燒到「腎壞 掉」),經檢查後發現她本來就有慢性腎絲球腎炎,再做腎切片檢, 證實是增生性腎絲球腎炎, 感冒發燒的時間點只是使病情加重,加速了腎衰竭。在馮醫師建議下, 古秋菊開始服藥並注意飲食,就這樣成功維持了1 0年的健康。

2 年前, 例行的檢查發現她的肌酸酐升高, B U N 值達6 0 幾, 馮醫師告知她要準備洗腎,她想到她的二嫂的妹妹洗腎後感覺整個人膚色臉色很黯沈,偏偏自己又很愛漂亮,害怕一旦洗腎後外表改變,又聽人家說洗腎的人身上會 有一股不好的味道,也擔心響夫妻相處,一直很猶豫。馮醫師告訴她,所謂洗腎病患身上的味道應該是指未做透析前的尿素(阿摩尼亞)的味道,慢性腎臟病愈到後 期愈容易有這種味道,透析後如果還有味道,應該是洗不乾淨,如果洗乾淨了,應該就不會有味道了。

國泰醫院也安排洗腎後仍維持得光鮮亮麗的腎友志工蔡秀月與她協談, 蔡秀月在協談中得知古秋菊擔心的情況是發生在洗血液透析的腎友,就以自身的經驗幫助她了解腹膜透析後的好處,古秀菊半信半疑,蔡秀月為了讓她相信自己真的 是在做腹透析,還特意讓她看肚腹上的植管處,古秀菊因此相信,做透析並不如想像中可怕。

 

決定洗腎後,她面臨了來自孩子的壓力,同住的小女兒受社會上對洗腎者的錯誤觀念影響,非常反對她 洗腎,認為應再試試其他坊間醫療方式,也許可以不要洗腎,但古秀菊不為所動,堅信醫師的建議是對的,更重要的是,她的先生告訴她不要擔心,要勇敢接受治 療。植管手術前一星期,小女兒因不諒解避不見面,一度讓她覺得很難過。

植管後,開始進行腹膜透析,古透菊形容,透析前由於體內毒素高,容易頭腦不清醒、視力模糊、也沒有胃口和體力,透析後整個人的情況轉好,女兒看到她的改變,終於接受媽媽是做對的選擇,轉而支持她。

古秀菊很感謝國泰的衛教師林家甄及國泰護理人員在她面對病痛心理徬徨的那段時間,不斷鼓勵她、協助她做接受治療的心理準備,讓她了解腹膜透析對維持生活品質很有幫助。現在的她體認到:人都有生病的時候,生病要找對醫師。

透析後的人生是一個全新的學習和調適,古秋菊過去在基隆成立一個原住民協會,幫助外出的原住民同 胞, 自己在其中擔任監事主席,也管理會務,開始做透析後,她不想讓人知道她在洗腎, 擔心被投以異樣的眼光, 突然間不再和協會的朋友聯繫。古秋菊說:「洗腎的前幾個月,我連家中的鐵門也不敢打開,更不可能像以往一樣走出去和鄰居閒話家常,每天就躲在屋子裡。我先 生看我這樣過日子不是辦法,以前很活潑,後來完全變了個人,生活也走調了,因為我很愛唱歌,是歌唱比賽的常勝軍,所以我先生鼓勵我要走出去。」在自我身心 調整好後,終於有一天她去了協會,協會幹事看到她,還責怪她突然放棄自己一手籌設的協會,她坦白告知自己的身體狀況,協會的朋友都了解,也勸她不必因此封 閉自己。現在,她又開始一星期去協會一次,協助會務。

慢慢地,心胸也打開了,過去她每年都會接拍一兩齣電視大愛劇場,現在她也準備好要再出發了。不僅如此,最近她還積極學習製衣打板,計劃設計製做原住 民服飾,開拓新的工作領域。洗腎五個多月的古秋菊,從擔心、排斥透析,到透析之後每天打扮得美美的,重入社會生活,她自己把今年訂為「平安年」,要重新再 出發,也常常告誡兒孫輩:生病要看醫師,不可以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