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著感恩的心接受腹膜透析
腎友  鳳山醫院腎友

誰都不願生病,尤其是這種病,想想我們生長在這年代還是慶幸,若在前一世紀或醫療科技不先進的國度裡,今天的我們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首先要感謝發明這種醫療科技的醫學專家,並感謝救治我們生命的大夫們。

感謝醫治我的貴人 ─鳳山醫院廖上智院長,在85年夏天,我突然腦袋劇烈疼痛似分成二半,就近到高雄邱外科醫院掛急診,血壓高達190,雖及時服下降壓藥減緩痛苦,但不知病 情,隨後到高雄榮民總醫院,掛腎臟門診,經穿刺檢查診斷為腎病症候群,於是請腎臟專科主任鍾孝民大夫醫治四年之久,爾後遇到醫界朋友推薦,轉診鳳山醫院廖 上智院長,問診親切又仔細、醫學經驗豐富並親自操作檢查病患的各項病況,待病理檢驗明確後再投藥治療,只要出現與病理檢驗相左的病況,他必找出病因對診下 藥。

96年8月門診時廖院長告訴我,你的尿素氮(BUN)毒素已升到120了,我自己也感覺吃東西會 噁心、疲倦、身體一直消瘦,院長建議必須做血液透析或腹膜透析兩者做一選擇;這兩項透析對我來說都很陌生,於是院長請衛教師許琪聆小姐作衛教宣導,分析兩 者的利弊,供病患選擇,許小姐不厭其煩的詳細分析兩者差異,最後我選擇了腹膜透析治療方式,迄今已兩年了,除手術治療期間的不便外,就是接受護理師盧雪惠 小姐的CAPD操作訓練,盧小姐反覆解說、操作等訓練工作約十幾天,直到一切都熟練,還要經盧小姐認可其全部過程都符合要求,始准予出院自己照顧自己,我 認為接受嚴格訓練是必然的基本知識,因為以後就靠自己操作了。認真、謹慎、細心、以及清潔衛生的要求,別人是無法幫忙的。

97年11月起我改用機器為主(APD)的透析作業,這台其貌不揚的小東西,功能非常智慧,不但 會哭、會叫、還會撒嬌。你不按照它的要求,它就給你罷工,所以你必須認真的按照它的指示操作。它會帶給你很多的方便。時間匆匆,二年過去了,除了每天按部 就班的換藥水,每月回診一次接受醫師的就診外,我沒有感到不舒服,所以兩年來我還是天天上班、運動、寫字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很多人不知我在洗腎!要說唯一 的不便,就是不方便出遠門;攜帶藥水、更換藥水時場地的衛生條件都需要顧及,因此不是重要的事情,能免的都免了。

大家想想,我得的是重症,所以政府才發給我重器身心障礙手冊,但是我並沒有因重症而倒下,還自由 的消遙自在,到處走動,試想哪一科重症患者,能有這種幸運?所以我們要知道感恩,要感激醫治我們的貴人醫師們,因為他們的妙手回春,給了我們延長生命的泉 源;其次我更要感謝照顧我的鳳山醫院護理師們:盧雪惠護理師負責教導、訓練任務、許琪聆負責衛教工作,詳細分析病況狀態、腹膜透析楊淑津護理師是我們的媬 母,噓寒問暖,都要經她的指導,還隨時電話查詢,治療狀況,用藥情形,媬母呀偉大的媬母!

其次要感謝百特公司服務態度,尤其負責配送本人藥水的林思齊小姐,每月都會用甜美的聲調,關心告訴我藥水何時送到府上,二年多來從未有差錯,值得肯定。

綜合上列所揭示的種種美好德政,都應感謝政府的照顧,若政府沒有健保這項優惠政策,我想大多數類似病患皆因負擔不起而離開人間,哪能今天有我們的存在?所以我們能不感謝政府的救命大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