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店慈濟醫院腎友志工張益誠、王儷穎真心付出更快樂
腎友  張益誠、王儷穎

 

張益誠全家人都支持他

張益誠急診室當志工,忘卻自己的病痛

慈濟醫院的志工制度行之有年,其完善的制度和服務,獲得社會高度肯定,投身慈濟志工對很多人而言代表著一種奉獻的榮譽與精神。加入慈濟志工,張益誠有一段 因緣際會,早些年他因為心臟問題在台北馬偕就診,28歲左右,腎臟也開始出現狀況,被醫師診斷為腎絲球腎炎,十幾年來努力控制但毒素卻始終起起落落。生病 後的他,人生觀起了變化,生命中重要性的排序也重新整理,看到媒體報導慈濟志工的活動,他興起參與的念頭,在妻子的鼓勵及朋友的介紹下,開始加入慈濟志 工,接受基本訓練。

最初的志工工作安排是不定的,哪裡有需要,他就往哪裡去,有一次他去花蓮慈濟為進行的解剖助唸, 連續三天做了三場「把膽子也練大了」,這樣的經驗,讓他對於日後在新店慈濟急診室做志工時,需協助流浪漢及獨居老人,不嫌髒地為他們清潔衛生,心理上有很 大的助益「比較能站在幫助人的立場著想」。張益誠驕傲的表示:「急診室的事務十分緊湊繁忙,須具備充沛的體力與心力投注才能應對。」這對於14年前因腎絲 球發炎,爾後併發心肌梗塞,至今累積十餘年的腎臟科看診經驗的張益誠而言,絕非如此輕鬆,背後支撐他一路辛苦走來的,是一家人全心全意的支持與陪伴。

三年前沒想到他的心臟主治醫師突然去逝,他必須重新找醫師,就這樣轉到新店慈濟就診,也開始在這 裡定期做志工,每星期有三天在急診室協助。一年多前,他開始做腹膜透析,也開始把個人的經驗與期他腎友分享,幫助鼓勵腎友不要灰心,渡過低潮期。張益誠認 為:「志工不僅能對病患和病患家屬發揮心情依託的功能,在面對腎友時,以同理心為出發點所提供的洗腎經驗,更能讓病患感受到被理解、關懷與溫暖。」

張益誠自己採用的是腹膜透析,隨後更選擇了較能彈性運用時間亦能兼顧工作的全自動腹膜透析。雖然 每週一、三、五早上八點半,張益誠即須從土城遠赴新店慈濟醫院擔任志工,但他不以為辛苦。擔任志工讓他充分體認到病患與家屬面對病痛與突發時的無助與著 急,雖然他擔任的是協助家屬簡化看病行政程序等小小的動作,張益誠皆以和醫護人員一樣重視的心態處理。張益誠說:「看到急診室更需要幫忙的病患時,就會忘 了自己的病痛。尤其是看到獨居老人和流浪漢時,真的打從心底感到滿足,真心覺得自己的狀況已經很好了。」

 


 

王儷穎的輔導關懷很具說服力

王儷穎同理心付出關懷,得到更多

「你看我這樣子,像是在做透析的人嗎?」這是受過腎友協會志工訓練志工王儷穎,最常鼓勵腎友們克服透析恐懼的一句話。王儷穎深諳使用「同理心」關懷輔導腎 友的技巧,她說,自己也是經歷過一段掙扎。起初她和多數人一樣都有「洗腰子就沒救了」的錯誤觀念,雖然後來在醫護人員的協助下逐漸接受透析,但事後自己 想,如果在最初時能有同樣經歷的人告訴她做透析是怎麼一回事,在徬徨時會是很大的助益。
因此,王儷穎參加腎友協會提供的專業輔導技巧訓練,並主動參加各醫療院所的課程,學習簡單的醫護知識,期望自己可以對他人發揮有「深度」的幫助。

2 0年前,王儷穎因生產後引發的急性腎臟發炎,併發副作用出血性膀胱炎而服用了五年的類固醇。由於類固醇會刺激食慾,導致王儷穎在治療的過程中,飽受月亮 臉、外型走樣之苦,婚姻因而破碎。醫師告訴她需要做透析時,她正處理人生的低潮,因而不願面對事實,選擇採信坊間草藥,沒想到加速了腎臟的衰敗。二年前, 開始做腹膜透析。

王儷穎回想說,「由於自己是單親媽媽,深深擔心自己會造成孩子們的負擔。加上洗腎後擔憂兩個孩子 生計的壓力,在過於心急的情況下,才植管不久就投入練氣功, 一心想讓身體趕快好起來, 沒想到因此導管位移, 最後不得不再開刀治療。」所以,王儷穎更確認了志工對腎友們分享個人經驗的重要性。現在她除了每週兩個早上擔任志工外,也主動汲取腎臟營養方面等衛教課程 資訊,充實自己的知識,她對醫院有關透析的課程,也不放棄進取的機會,甚至會跨院聽課。做志工讓她感到快樂,她說:「最重要的是,得到的比付出的還要更 多、更珍貴。因為透過關懷腎友,看到別人變得更好,心裡會很快樂,而且感受到自己對別人是有用處,也會肯定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