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膜透析與我
腎友  嘉義基督教醫院腎友 黃芳良

大約在三、四年前,偶而發覺身體不適,精神萎靡、食不下嚥,即使勉強進食亦隨即全部吐出來,心頭憂悶。老婆叫我去診所抽血檢驗,一驗之下,血壓居然 飆到247,診所醫生告知要按時服藥經常測量血壓,以防止中風,這下子讓我也緊張起來,而且更加煩躁,怎麼會這樣?然後開始遍訪嘉義地區各著名院所尋求診 療,經過一段長時間的醫治,雖然血壓有控制,但呈現不穩定的狀況,而此時腎臟功能卻在逐漸惡化。

幾乎每個診療過我的腎臟科醫生都告知我要有洗腎的心理準備,也建議我要預先植管,這一來,頓覺自己如犯重罪被判無期徒刑一般,而後再經過幾位腎臟科 醫師的醫療,按時服藥按時回診,但仍未見好轉,於是捨西醫遍訪中醫,也找遍諸多大廟神明,希望有奇蹟出現,服用過甚多偏方,繞了一大圈之後,精神有些許改 善,但腎功能卻沒有好轉的跡象,想逃避不願洗腎的心理,總在心中翻轉,非常不甘願為什麼我的身體會這樣?

但要來的終究會來,在97年農曆年剛過後的一天晚上,本來還在家裡看電視與女兒有說有笑,但沒多久覺得心跳異常加快,急喘無法控制,老婆看情形不 妙,隨即開車載我直奔嘉義基督教醫院,剛抵達嘉基夜間急救病房時人已昏迷不醒人事。待清醒時人已在加護病房,聽老婆說當天晚上曾發病危通知給她,而後隨即 插入支氣管內管輔助呼吸及動靜脈導管做臨時血液透析治療,經過四、五天,人清醒了,才轉到普通病房。

療養了幾天後,我接受江培群醫師的建議,作腹膜透析,經過相關醫生會診認定,擇定日期完成植管手術。手術之前後約十天的時間,仍繼續作血液透析(二 天一回),以及等待傷口恢復癒合,此期間每天到腹膜透析室由護士悉心耐心的指導操作換液技術及應注意的事項,相關的衛教常識,一直到傷口癒合後,由醫師拔 除臨時動靜脈導管,開始試用腹膜透析,由少(500cc)而多(2000cc)的試注入與引流,當換液工作熟稔了以後,醫院才允許我出院返家。

回到家裡倍感溫馨,老婆已在我住院期間完成為我準備了一間換液的專門房間,內部裝設簡單而齊全,方便我換液,經過一段時日的自行手動換液,已可架輕 就熟勝任愉快。如今已將透析融入生活,仿如三餐必須進食一般,按部就班並不會覺得有何困擾。現在精神與身心都在康復之中,目前我仍舊繼續上班,距離限齡退 休還有將近10年的時光,服務年資已超過30年、年薪逾百萬。目前仍不捨離開這份工作,現在我心裡已接受及面對成為一位快樂的洗腎人,加入腹膜透析的一份 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