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誠漫漫透析路,有濃濃親情相伴
腎友  國軍高雄802醫院腎友 李正誠
李正誠 全家福

  「你只要把身體照顧好,你這輩子就算成功了!」同事一句話,點醒了李正誠,也燃起了他和生命抗爭到底的意志力和決心。二十多年來,他每天為維持著腎臟 的功能而奮戰,到如今,當時才8個月大,曾被他掉著眼淚抱著,不捨幼兒卻又不想留戀人生,猶豫著自己是不是有機會陪著長大的兒子,現在己經一百八十公分高 了。

  李正誠是在當兵役時被檢查出有腎病症候群,他當時並不以為意,自認身強力壯,只要吃吃藥就好 了。沒想到不久後,就在中秋節前夕,他臉色蒼白、全身無力、食不下嚥、頭痛、嘔吐、夜不安眠,因身體極度不適,只好到醫院看醫生,當聽到醫生告訴他,已進 入慢性腎臟病末期,沒有特效藥可以治癒,必須考慮洗腎,他完全無法接受,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西醫不行就求助中醫,於是,他嚐遍各種祕方,把藥當飯 吃,只求能挽回腎臟功能。然而,和許多曾尋求中醫未果的腎友一樣,身體狀況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每下愈況,最後連走路都很喘,經常發燒,血壓高升到220, 再度被送醫急診,這一回,住進了加護病房。

  他在加護病房待了三天,進行緊急洗腎,也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灰暗,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 後,醫生宣佈,雖然他的尿量夠,但毒素仍然很高,「洗腎」是唯一的選擇。他思索著路要怎麼走下去,「那個時候我結婚了,孩子才8個月大,真的不知道要怎麼 過下去。有一天,我趁著太太離開病房,拔掉身上的管子,爬上醫院的陽台,想就這樣跳下去,結束一切,但他想到,應該給太太和孩子留幾句話,遂又轉回病房, 寫了遺書。第二度站上陽台時,李太太剛好回來,看到地上滴的血,和站在陽台邊的李正誠,她飛快衝過去,把李正誠拉了回來。

  醫院為他安排心理輔導,還把年幼的兒子帶來看他,他抱著兒子,傷心地想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機會陪著他長大。在親人和朋友的鼓勵下,他才重拾生存的勇氣,開始接受血液透析。

  轉念重新認知生命的可貴後,李正誠努力讓自己的身體變得健康些,他改變飲食習慣,修練氣功, 他工作的公司也很體諒他,淮許他每天七點上班三點下班,可以上醫院洗腎。兒子七歲大時,有一天適逢國定假日,放假在家的孩子期待出外玩耍,但是他卻必須去 醫院做透析,不解世事的兒子拉著他的手說:「爸爸不要去洗腎啦!我們出去玩啦!」雖然最後他還是去了醫院,卻心裡非常難受。為了孩子,他決定登記換腎,幸 運的是,等了三個多月就等到了。開刀換腎很順利,也讓他過了9年自由的日子。

  第9年時,他的定期抽血檢查發現肌酸酐數值又升高了,醫生加強藥量,但只控制了半年,指數還是往上,且明顯水腫,加上他的血壓很高,情況已是藥物無法控制,最後只能無奈的重回血液透析的日子。

  李正誠不喜歡血液透析,因為他的日和工作被切割得零零散散,6年前,他在醫休息室等血液透析,看到櫃檯上有關腹膜析的衛教單張,他拿著單張詢問醫生,以的情況可不可以接受腹膜透析案的二天後,他就進行植管的時間比較可以自己控制,覺得自由。

  而五年前,他了解有「全自動腹膜透析」機器,可以在晚上做透析,白天作息更正常,他再度徵詢醫師的意見,並開始採用全自動腹膜透析。

李正誠的透析人生比起其他的腎友更「完整」,從腎臟病患者的角度,他經歷過血液透析、換腎、改腹膜透析在到使用全自動腹膜透析,二十多年的腎病歷程, 在當年生存的意念轉折後,他勇敢地接受並面對一切的可能。其實,命運之神也很善待他,他雖然年紀輕輕時便罹患腎臟病,仍擁有一個愛他的妻子,一個乖巧的兒 子,一個美滿的家。

有妳真好!
李正誠的身旁,有一個成就他人生很重要的人,那就是李太太。

年輕時喜歡運動的李正誠是在參加山岳協會活動時認識她,當時腎臟已出現狀況,而他也毫不隱瞞地坦白自己的病情。問到李太太為什麼嫁給李正誠?她直率地 說:「其實我有問過別人,人家都告訴我他的病不會好,但他對我很好,我不想考慮那麼多,反正就共同生活,彼此照顧。」

開始要洗腎時,李正誠心理無法調適,也不想拖累妻子,20幾年前留下遺書想輕生的那一幕,對李太太來說是一次可怕的經歷,她即時拉住了他,告訴他: 「你為我安排的人生我不一定會照著走,我也從來沒有覺得你是在拖累我!」夫妻情義表露無遺。

在李太太的眼中,李正誠平時是開朗樂觀的人,很多話也很幽默,夫妻間瑣碎的口角總是能被他四兩撥千金地化解掉「但他很孩子氣,又很挑食,現在不知道是 不是年紀大了,還很會煩惱。」李太太挑剔的言辭裡,聽起來還是充滿關心。

兩人攜手共同走過了大半生,很多婚姻中的是是非非都慢慢沈澱下來了,李正誠的透析人生,其實正是李太太的無怨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