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我的眼」真實版李培榮夫妻牽手,自助旅行玩透透
腎友  高雄長庚醫院 李培榮

 

  「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個病人,也不想要讓自己的日子過得像是個病人。」和李培榮談話,他嘹亮的嗓門和笑聲一點都讓人感覺不出眼前是個糖尿病患者,一眼全盲,另一眼僅剩0.1的視力,且因腎臟病做腹膜透析已經二年多了。
李培榮年輕時就喜歡雲遊四海,過去陸陸續續走過十幾個國家,旅遊一直是他的最愛。他開始洗腎後,由於視力不佳,必須完全仰賴太太幫他做透析和照護,即 使如此,二年間,他們前後三次出國自助旅行。「她負責上網找資料訂行程,我負責打電話接洽。」李培榮說:「洗腎的生活過久了會煩躁,我想在還有能力的時 候,四處多看看這個世界,走出去,會加強我活下去的意志力。」今年夏初才帶著母親和妻女全家去了一趟希臘中部,回來後不久,夫妻倆又準備出發去大陸看秋天 的西湖。即使健康的人可能恐怕也都比不上他們夫妻倆「趴趴走」的體力和興致吧!
李培榮和他太太就是在十七年前一趟旅遊中結識的,當時李太太和同學參團去畢業旅行,李培榮恰巧參加了同一個旅行團,結識後他開始連串追求,結婚,且婚後很快地有了可愛的女兒。
第一次糖尿病發時,李培榮尚在一家美商公司擔任一級人事主管,工作壓力非常大,李太太的肚子裡懷著老二,李培榮的家族中有糖尿病史,但他當時對於身體 疲勞倦怠的感覺和眼睛出血,都不以為意,開刀後也不肯好好休養,仍然埋首於工作,終於在一次眼睛嚴重出血後,他幾乎喪失了所有的視力。
幾乎喪失視力的李培榮,辭去工作,轉投身社會福利,沒多久,又發覺自己開始晚上無法入睡,白天上班時也坐不久,經同事的先生介紹給醫生看,沒想到那位 醫生檢查後直接告訴他們夫妻,他的狀況「沒救了!」失去視力後其實自己心裡早有準備,知道腎臟的狀況可能有一天也會「淪陷」,只是沒想到時間會來得這麼 快。他後來三次急診被送到高雄長庚,第三次時他決定接受醫生建議開始洗腎。愛自由的李培榮不喜歡血液透析無法自在的安排時間,在醫生的評估和建議下,開始 採用腹膜透析。  做了一年的腹膜透析,李培榮驛動的心又開始嚮往旅遊的快樂。他向家人提出要去日本自助旅行,受到母親極力反對,認為以他的狀況不應再 「趴趴走」了。沒想到他態度非常堅持,一家子拗不過他,只好安排前往日本,並先去找主治醫師鄭本忠評估。李太太說:「我無法拒絕他,他原本就是個活躍樂觀 的人,洗腎之後,我知道他活得很悶,不忍心拒絕他走出去的希望,總想要讓他心情好些。」病後首趟國外自助旅行為期五天,為了避免舟車勞頓引來的不便,五天 他都住在同一家日本飯店,並事先做好藥水配送的安排,「在日本時,我的精神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況,一下機到飯店就先檢查藥水,要確定一切沒問題,每天出入也 都非常注意他的換藥時間,直等到回台後心情才放鬆,再回味走過的地方,才覺得其實也蠻好玩的。」李太太說。
有一必有二,第二趟是去大陸,沒想到發生了讓李太太難忘的突發狀況。原來他們為求方便,帶了全自動腹膜透析機去,沒想到大陸那邊的電壓和台灣不同,機 器無法使用,李太太緊張得不知如何是好,後來經過當地人員的協助,臨時買到一個變壓器,才解決了問題。「要出國除非十分了解當地資訊,否則絕對不要帶機器 去。」李太太斬釘截鐵地說。

   今年夏天,他們決定遠征希臘,這回,最初很反對他出國的母親願意去了。這一趟需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對李培榮而言,體力和精神上較前兩趟更為吃力,但 因為已有先前的經驗,李太太說:「心裡比較不害怕,一次比一次放鬆,因為他搭機時用的是愛多尼爾藥水,長途航程尚不會有問題。我們刻意選擇住在生活機能較 好的市區內的飯店,方便必須品的取得,並把旅行步調放慢,作息依然規律,按著他當天的體能狀況安排行程,原則上,所去的景點都是可以當天來回,讓他方便換 液。」至於吃的問題,李太太說:「我們曾在飯店借廚房煮白蛋,但後來他的蛋白質不太夠,所以也吃牛肉。」
李培榮說:「我生病之後還可以到處去玩,我太太是最大的功臣。由於我的眼睛看不太清楚,出發前前後後和旅途中每天的大小事,她都要打理。」聽起來是很 辛苦,但李太太說:「每次最不願意出去的都是我,因為要處理和擔心太多的事,但每次玩得最愉快的也是我,雖然途中偶會出狀況,但事後回想起來,快樂的回憶 還是很多。」
李培榮和李太太做到了,但他們並不鼓勵第一次出國的腎友做自助旅行。李太太說: 「第一次還是建議要跟團,因為如果沒有出過國,會不知道要事先做什麼準備,最重要的是心理壓力會很大。」